Image by Daniele Franchi

早期福音工作 

       甘牧師在廣州租得一個小單位,開始佈道工作,但不久他得離開這地方,因為附近的居民恐怕這個「外國人的神」為他們帶來災害。甘牧師並不灰心,另租一個地方發展,這個小小的聚會點便成為日後廣州廣大堂的前身。在甘牧師努力開荒佈道下,並藉開設學校,為當時適齡的女童提供教育的機會。本會在廣東省各地區開展工作,共建立了八個福音基地,例如沙溪堂、河南堂及石灣堂等。

動盪的中國

        自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以來,中國一直陷於內亂中,國內軍閥掌權割据,國民黨與共產黨兩黨之爭,至中國政局混亂不安。神的國度超越於地上的國度,在神的保守下,廣大堂約於一九三零年經濟自立。當時教會已穩步發展,主日學人數有二百人,婦女會和青年團契組織健全。石灣堂和沙溪堂都設有診所為郷民服務,幫助生活貧困的農民,兩堂同工藉探訪病人,向他們傳福音。在一年內,這兩間診所共為六千五百人提供醫療服務。甘牧師為神國勞心勞力,健康日差,終於在一九三七年息下他在世的勞苦,與榮耀的主相見!甘牧師離世時,本會在廣東省共設立十一個堂會和基址,會友一千五百名,教牧同工、學校教師共五十人。

子承父業 

       

       神帶走祂的工人,神繼續祂的工作。甘牧師的次子甘耀敬赴美留學,學成歸國,接掌父親的教會工作。一九三七年發生「蘆溝橋事變」抗日戰爭正式開始,在戰火下的中國,教會繼續發展。一九三八年十月,廣州巿淪陷,教會被遷到香港暫時聚會。 戰後百廢待興,在美國總會的支持下,在戰爭期間被毁的教堂也逐一重建,並提供膳食、醫療及借貸的援助,協助農民和難民,以重建家園。因著戰亂,多有無家可歸的孤兒,在廣州東山福音中路建立了金巴崙兒童院,回應亂世所需。

Image by Kevin Butz
森林霧

別矣吾土

  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一九四九年正式成立,基督教的發展在中國逐走上一條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道路。延至五一年,差不多所有宣教士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離開中國。甘耀敬牧師於一九四九年舉家赴澳門後,便不得再進入中國的工場。本會在華南區的工作經過四十多年的艱苦耕耘,在整個政治局勢改變下,本會的教會於五零年已逐漸被逼停止聚會。留守澳門的甘耀敬牧師亦於五一年舉家往美國田納西州牧會。從人的角度看,本會在華南的事工似乎告終,但人的盡頭,卻是神新的工作開始!
 

新里程

  在一九五一年甘耀敬牧師舉家回美國牧會,本會在華南的事工似乎要告終,但人的盡頭,卻是神工作的開始!神早有預備,甘牧師的弟弟甘耀道於一九三八年赴美留學,同樣學成歸國,在戰後協助本會進行救災工作。甘耀道於一九五二年受按牧職,協助發展本會港澳區的工作。神奇妙地使用甘成國(父親)、甘耀敬(兄)及甘耀道(弟)三位牧師一家人,在中港澳擴展祂榮耀的國度!

Image by Ben Collins

澳門的腳蹤

         

      一九五零年本會在澳門下環區租了一個單位設立佈道所和識字班,當時服侍的對象多為由中國遷至澳門之難民、貧困無依之人及漁民。最初辦學由識字班至小學四年級,提供免費教育予貧家的子女。後來獲國際宣明會資助,可以開辦完整的六年小學教育;澳門堂的事工也以學生為主,因著時代變遷,學校於八三年正式停辦。三十年的辦學過程中,教會接觸過不少學生,會友中也有不少是小學的畢業生。自小學停辦後,澳門堂的事工也走向多元化的發展。現址是二零一零年購入,獻堂禮同時是立會六十週年紀念,這六十五年來標誌著神奇妙的帶領;由中國廣東到澳門難民營,到商業區這據點,堂會步先賢腳踪,承基督使命。

香港的腳蹤

        長洲是本會在香港開展工作的第一個據點。長洲當時是個漁村,一九五二年我們在海傍道租一舖位作聚會處,成為今天的長洲堂,對勞苦大眾傳講一個平安的福音,並開設啟蒙班,使島上居民有機會接受教育,更是長洲島上第一間義學,教會致力於青年及教育事工。至一九八三年堂會終於在北社安榮中心另購新址,教會事工亦穏定發展。

 

       一九五八年我們獲政府批准於石硤尾十八座天台開辦金巴崙小學和兒童會,開展了九龍堂的事工。因為那年代大批難民從中國大陸湧至香港,當時大部份人生活窘迫,免費教育仍未實施,金巴崙小學是回應當時的需要,直至政府九年免費教育的實施,小學於一九七四年結束。教會發展方面,先後於青山道購得大單位,以至可植根社區繼續實踐神的託付,牧養那區居民。              

 

        九龍堂成立的翌年,在香港區北面的小角,神為我們預備香港第三間教會--北角堂。北角堂初期的發展以牧養本會由中國遷居香港的會友為主,同時亦積極向附近屋邨的居民傳福音。是港島唯一的堂會。

全城的腳蹤

        相隔近二十五年,一九八五年的一個偶遇,突破機構的蔡元雲醫生一天致電本會余達心牧師,邀請我們在吳松街突破中心建立教會,道顯堂就是始於這信心之旅,在同年十月開始崇拜。三十年來不斷發展,由突破中心到廟街、德興街,到今天坐落於深水埗,仍堅守為主作鹽作光,為主敢於發夢,實踐使命!

新巿鎮的迅速發展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服侍的機會。不單牧養住進新巿鎮的肢體,更是向近數十萬人口傳福音的當務之急!一九八九年在沙田大圍群邨之中的田心村,正是沙田堂所在,堂會多年來透過不同渠道(包括辦課餘托管、英文班、足球隊)接觸坊眾及打開福音的門,連同大圍區的教會祝福居民,在人數不斷增加下,二零一三年於紅磡發展另一聚會點,把祝福由這火車站伸延至另一火車站!沙田堂成立的同年,一九八九年一月我們獲批於將軍澳寶林邨開辦幼稚園,我們教育鑄人的夢想再次可被燃點,開辦一間具質素的幼稚園和建立一個植根社區的信仰群體是我們的信念,寶林堂就是這樣牧養區內的居民。幼稚園在開校十九年後,二零零七年因適齡兒童減少而停辦。但早在零四年神帶領堂會與靈實協會結為福音伙伴,在調景嶺健明邨的長者中心合作,堂會因遷離寶林邨而改名為寶臨堂。     

 

        一九九七年是香港回歸的日子,與國內相連最近的新界西北區發展迅速,禧臨堂也於這別具意義的年頭出現,服事上水的居民,當時開展社區服務「成長天地」服事家庭,也與長者中心合作祝福耆英,因人數增長,二零零六年遷往元朗耀道中學聚會,服事中學的家庭及元朗區居民!

一九九七年同年在東涌富東邨,神給我們第二所幼稚園,讓我們繼續以辦學(學校)及信仰群體(教會)雙翼來服事社區,牧民堂在社區中不斷透過外展祝福東涌居民,「牧民網絡服務中心」具體地結連青年人及在職人仕。

 

        耀道小學與耀道堂分別於二零零零年及二零零一年誕生,我們定意以喜樂、祝福取代這被稱為悲情城巿的天水圍,教會與學校緊緊相連,學生的家庭與社區基本上不能分割,是教會服侍、宣講、關愛的地方。

感謝主透過教會,讓祂腳蹤走遍各處,但距離全城(全港十八區)之地尚遠!仍有很多未到之地,未得之民!求主繼續使用我們為祂得著全城!得著全地!